深圳印刷

为您的产品量身打造增值印刷

咨询热线:13823797880
13928425181

精品礼盒厂
首页>>印刷资讯>>印刷新闻

吴晓波跨年演讲谈“印刷业”:要不要产业转移?

文章出处:作者:人气:421发表时间2020-01-13
分享到:

        2019年12月30日,吴晓波跨年演讲在厦门海边如期开场。

  演讲中,吴晓波在对2019年产业经济发展总结的基础上,对2020年进行了展望和预测。

  在对中国经济进行宏观分析的基础上,吴晓波提出了第一个问题:2019,制造业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劳动密集型产能 加速离场

      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。吴晓波前往东莞厚街考察。厚街生产了中国25%的高端女鞋,占到全世界10%的高端女鞋生产份额。几年前他参观了厚街一家制鞋工厂,有5万工人;这次故地重游,只剩2千人。

  “我遇到一个江西小伙子,他20多年前到广东时一无所有,经过自己的奋斗,买了房子,娶了老婆,生了孩子,办了一个小小的印刷厂,专门为厚街服装、女鞋工厂做配套。他自认为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厚街人,带我去厚街的小店里吃当地的濑粉。”

  “一边吃,他一边问我:吴老师,我是不是应该去越南?我所配套的工厂都去越南了。

吴晓波指出,2017年-2019年,中国的服装行业减产了200亿件服装,平均为每个地球人少做了三件衣服。是我们这几年不穿衣服了吗?还是买的衣服变少?

  “不是,只是这个产业和我在厚街看到女鞋厂一样飘走了,当年怎么飘来,现在又怎么飘走。它飘去了那些土地成本更便宜的国家,那些劳动力成本更便宜的国家,那些税收更优惠的国家,那些允许任意破坏环境的国家。”

  今天的中国,这四大成本优势都已经丧失。在今年雇一个纺织工人,意大利的老板需要花16.8万元,中国的老板要花费将近10万元,但在柬埔寨的老板,可以用同等价格雇佣3个人,在越南可以雇3.5个人,在缅甸可以雇6个人。

  “如果你的工厂在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里,朋友们,你的迁移并不是在2019年发生。其实在2008年《劳动合同法》施行以后,在华南地区就可以看到这些产业腾笼换鸟、慢慢迁移的过程。中国制造业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并不是在今天才发生,它是一个过程,而且在未来5到10年内还会持续发生。”

  “所以,你问我中国制造业正在发生什么事情?答案是那些劳动密集型的产能正在持续加速离场,同时中国车间的生产线上,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。”

  印刷产业海外转移 已经开始

  上文提到的印刷厂老板的问题,正是很多作为产业配套印刷厂关注的问题,而且已经有很多企业正在行动。

正如吴晓波所言:土地、劳动力成本、税收,甚至环保问题,都成为制约中国印刷业进一步发展的拦路虎。印刷厂客户的转移,是因为上述原因,而印刷厂的转移,也是因为上述原因。中美贸易摩擦,则加速了这一进程。

       印刷产业海外转移 影响几何?

  产业向资源要素成本低的国家和地区转移,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。正如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印刷业的快速发展,也正是因为享受到了降低的资源成本要素和政策红利。如今,随着各项成本的不断增加,产业向劳动力成本更低、土地、税收和环保压力更小的国家和地区转移,也是大势所趋。特别在行业整体增长放缓、贸易保护主义不断抬头的当下,作为配套加工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印刷业,在面临市场变化时及时做出调整,未雨绸缪,也更有利于自身的稳定发展。

  中国印刷业已经深度融入全球印刷加工产业链,为国际社会超过50个国家提供着印刷包装服务,国际化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。但现阶段来看,印刷业的产业海外转移,在短期内不会给行业带来伤筋动骨的危机。据国家新闻出版署统计,2018年,我国印刷业总产值实现1.27万亿元,同比增长5.4%。其中,对外加工贸易额已达到779亿元,同比下降7.48%,占总产值比例也只有6.1%。

      长期来看,能够转移到海外的产能毕竟有限,而国内更高的资源成本使用费用,也会倒逼国内印刷产业不断转型升级。比如,目前正在很多印刷企业进行的自动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改造,就是适应市场需求和劳动力市场变化所做出的升级行动,将更优势资源集中在具有更高附加价值的产业链条上,将有助于推动印刷业的高质量发展。


此文关键字:

推荐产品

Array